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余险峰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行云流水,得大自在”品读我眼中余险峰先生

2015-12-14 09:16:37 来源:雅昌艺术网福建站专稿作者:
A-A+

摘要: 险峰先生的家乡福清,是儒释道融汇的胜地。儒家有明朝宰相叶向高故居,释家有黄檗、瑞岩、南少林,道家有中华梦乡石竹仙山。险峰先生的出生地东壁岛,天风海涛,碧波万倾,美景天成。  险峰先生认为,书画之神采,皆生于用笔;一幅佳作,不仅要有笔墨线条,有诗情画意,更应令人从画面上、字里行间感受到舞蹈的节奏和音乐的律动...

  一日,路遇江畔绿洲,这是一片属于文化人的心灵花园。湖水湾,微波荡漾,秋千轻摇,绿竹猗猗,时有犬吠,更显宁静祥和。忆及险峰先生正居于此,贸贸然地拨了电话。于是,与友人同往先生家就坐。几年未见,先生精神矍铄,似胜于从前;再观先生新近画作,益加简括高远,潇洒出尘。

《溪声日夜伴读书》

  险峰先生最为敬佩之人,是北宋的苏东坡。先生言,东坡居士,千古仅此一人。其诗词书画,无不精通。最难得可贵的时,不论身居何处,面对几多坎坷,东坡皆能泰然处之,活出了自己的生命意境。他是“大江东去”的豪迈;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旷达,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智慧,是“不思量,自难忘”的深情...

《东坡赏研图》

  先生以为,没有苏东坡,北宋乃至整个中国的文化史都将失去许多光彩。

  见贤思齐,险峰先生其人,又何尝不是当今时代的“东坡”?

  聆听险峰先生的故事,从故事当中感知他的为人。

  生活中,真实的余险峰,宽厚仁慈,其对生命的热爱,对美的热爱,对生活的热爱,都是源于此心、此性。

登山观海  东壁少年

  险峰先生的家乡福清,是儒释道融汇的胜地。儒家有明朝宰相叶向高故居,释家有黄檗、瑞岩、南少林,道家有中华梦乡石竹仙山。险峰先生的出生地东壁岛,天风海涛,碧波万倾,美景天成。

  少时的险峰,登山观海,于大自然中感受天地人文的熏陶。稍长,喜好写字作画。虽因身居穷乡僻壤,家境清寒,仍以瓦片作笔,于沙滩上划写,尽兴而止。

  “就读小学时,即能以自书对联卖钱交学费,极得乡人赞赏。”20世纪50年代,东壁岛为海防要地,少年险峰借着满山嶙峋巨石,刷写海防大字标语,向过往行船进行宣传,字径逾一二米。多年后,当余险峰以雄强的书风见称于八闽书坛时,人们殊不知,其力透纸背的功底,来自于东壁岛巨石巉岩上练就的一副腕力和臂力。

《草书册页》(部分作品)

斋中听竹   知民疾苦

  余险峰先生的书房,雅称“听竹斋”。步入室中,一种古雅的气息弥漫开来。靠左是一排长长的木质书架,架上安静地摆放着各类书籍,不经意间抽出一本,便能知晓主人的阅读喜好。书架上置有照片数张,记录了其人生中几位特别的人物与故事。

  靠右是几扇轩窗,一窗面湖,另几窗对着院子与小路。闲时,可观日出日落,风柔月现,鸟鸣花开,自由自在。

  中间为三米多长的大画案,案上书画文玩,随意摆放,如是寻常。

  问及斋号的寓意,余夫人答:“斋名出自郑板桥诗‘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诗中,这位自守清廉、心系百姓的诗人,由风竹之声联想到百姓之苦,极尽忧世忧民之情。”“取斋名之时,正值文革结束的七十年代末。不久的八十年代初,国家面临着‘矛盾成山、困难成山’的局面,余险峰时调福建省委统战部工作,怀着‘达则兼济天下’的志向,在参与平反历史冤假错案、落实多项统战政策时,在接待各界人士来信来访中,感知民间的疾苦,极想多为老百姓做一些事情。”

  如此心性,于传统的知识分子中多有存在。这在儒家那儿,叫作“仁爱”;在佛教,则叫“慈悲”。

先生近照

  这“一枝一叶”的仁爱、慈悲,敲打着险峰先生从政时的心灵,也激活了他的艺术生命。

行云流水   得大自在

  闽籍著名书画家、诗人林锴先生,1994年参观了余险峰书画展览,曾专门为余险峰题了:“行云流水,得大自在”八个字,可谓对先生书画艺术境界的高评。然而能入此境,又谈何容易。

  曾有人问险峰先生,公务繁忙的他,如何有时间创作。先生答:“别人休息和应酬的时候,我创作。”闲暇的时光犹如海绵,却也是一个人超越自我的最好时机。几十年如一日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先生将发诸本心的情趣、意念、思想,融入笔墨形象之中,凭借其多年积累的学养、才气与坚韧不拔的毅力,迎来了艺术价值自我和社会双重肯定的飞跃。

  险峰先生的书画艺术,每一幅都是其自由心灵的书写。多年来,赵朴初、梁披云、郭仲选、郑乃珖、赵玉林、陈祥耀、林锴等诸位名家对其多有激励,便是明证。

  1981年,著名书法家赵朴初老先生首次来闽时,曾为险峰先生留下题词:“登山观海,积健为雄”。

  1999年春,书法家、诗人、社会活动家梁披云老先生为《险峰翰墨》题词。 

  自上世纪70年代始,险峰先生与同为福清籍的国画大师郑乃珖老先生有着20多年的往来。这段交往,是其整个人生的一段重要经历,也是他与国画艺术结缘的重要阶段。

  险峰先生认为,书画之神采,皆生于用笔;一幅佳作,不仅要有笔墨线条,有诗情画意,更应令人从画面上、字里行间感受到舞蹈的节奏和音乐的律动,表现出创造者的生命情怀与文化精神,直击观赏者的心灵。书画之用笔,有“板、刻、结”三忌:板者腕弱笔痴,刻者四平八稳,结者毫无生气,此类缺乏艺术感染力的作品,将很难有生命力。

  这种人生界和自然界精神方面的表现,非艺术家深刻的眼光,无法看得十分真切。

心闲梦远   烟霞佐茗

《荆溪闲居》之一

余险峰

久慕桃源地,移家近水涯。

疏篱堪度鸟,曲径好观霞。

研洗三春绿,笔开万树花。

含饴时听竹,天籁正牙牙。

  数年前,险峰先生从行政岗位上卸下重任,归隐绿洲,听竹观霞,植蔬种花,含饴弄孙,聆听“牙牙”。诗中描述的正是他当下的生活。远离喧嚣,安于清寂,享受真我,这是险峰先生追求的人生境界,散发出自在、超然而洒脱的欢怡。

《野老无心见贵人》

险峰先生曾作《客来》一诗,诗云:

清风翠竹送蝉鸣,梦觉客来茶正馨。

眼底烟云过尽处,桑田沧海等闲听。

  烟云过尽,清风蝉鸣,午后梦觉,香茗正馨。在这慢慢氤氲开的茶香之中,亦随意问起先生对茶之感悟。

  先生言,对于茶,我们不说,好,或不好;喝茶作为生活常态,并不存在懂,或不懂。很多事物,一旦将其弄得高深莫测,它便走样了,遗失了它本来的面目。

《梅兰竹菊四条屏》

  险峰先生素喜茶壶,尤爱画风趣清雅的壶具。说话间,嘱咐夫人寻出其册页作品,予我们欣赏。自古及今,各式的茶壶在此中展现,生动而活泼。

《风卷浮云尽》

  素瓷传静,芳气满轩,不觉天色已晚。临别时,清茶一盏,且共从容。惟觉岁月之清寂,而书画与茗茶之真味,依旧涤荡心怀。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余险峰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